十博

爱培优合伙人张涛涛:强基计划重塑中学教育生

2021-03-05 19:00    作者:十博

  8月14日,由中国网教育频道、中国教育电视台《教育新观察》、爱培优等联合发起的“2020中学拔尖创新人才培养推广计划”走进华北站,并在石家庄一中举行落地研讨会。爱培优合伙人张涛涛出席了此次会议,并接受记者采访。

  张涛涛认为,与往年相比,今年有一个非常大的变化:一些多年默默无闻的中学,今年突然有学生考上了清北;一些往年在当地属于翘楚的名校,却突然遭遇滑铁卢。在这位长期与一线中学打交道的资深从业者看来,这些现象背后体现出新旧高考交替之际的必然。

  因为职业缘故,张涛涛长期与一线中学、教育局打交道,并且深耕行业近十年。用他自己的话说,这些年脚步踏遍了大半个中国,也见识了形形色色的中学教育生态。“这几年有一个非常明显的变化,特别是今年,一些原本名不见经传的地方中学,突然间就冒出来了,而且取得了非常不错的成绩。”

  第一个案例在湖南,湖南省教育的“寡头效应”特别明显,长沙的“四大名校”在好苗子、清北生源等方面呈垄断之势,其他县中、地方中学想突围非常困难,但在今年,在一个叫衡阳县一中的县中,爱培优的一个学员,高考却考了全省榜眼。第二个案例也是爱培优的合作校,属于河南省贫困县的新县高中,该校曾连续多年没有学生考入清北,今年清北人数有望达到4-6人,其中,两位学员分别获得了清华自强计划30分、60分的录取优惠。

  正所谓失之东隅、收之桑榆,有人欢喜,自然有人落寞。一些往年属于翘楚的中学,却遭遇到了滑铁卢,清北升学人数大幅下滑。例如,南京某所非常头部的中学,在三年前中考生源全市前列的情况下,今年却出现尖子生断层,以至于引发大量家长不满、呼吁校长下课。

  “目前,正处于新旧高考交替之际。我们研究最近两三年高考数据后发现,高分段考生比以前大幅增多,在有些省份,700分已经考不上清北了。”张涛涛说道。

  张涛涛进一步分析称,高分段考生大增的原因,一方面取决于新课标改革,高考变得更容易了;另一方面取决于新高考,由于实行赋分制,分数被“注水”了。“考高分变得更容易,也就意味着考生实力不再是唯一因素,高考还要拼仔细、拼运气。如此一来,不确定性因素频发,高考分数的选拔性正越来越差”。

  “新高考后,高考本来就不再是录取的唯一依据,大学录取,更多的是两依据、一参考,即依据统一高考成绩、学业水平考试成绩,参考综合素质评价。”张涛涛认为,高考区分度变差已然成趋势,在两依据、一参考的指导下,名校将会把越来越多的录取途径,放到强基计划、综合评价等自主选拔路径中来,“很多中学还没意识到这种趋势,还在沿袭着原有的老路子;而很多爱培优的合作校,却能提前应变、提前抢占先机,这样差距就显现出来了。”

  以强基计划为例,对比2020年强基入围线年普通批次投档线来看,强基计划入围机会平均提高了3-5倍。在一些新高考省份表现得更为极端:在浙江,2019年需要全省前49名才够得着清北投档线年强基入围名次达到了一千余名;在上海,2019年需要全市前52名才有机会够上清北投档线年全市七八百名的考生也有机会通过强基上车清北……

  “分类考试、综合评价、多元录取,这个大趋势是不会变的。在这种情况下,高考分数就会变得非常微妙:高考分数非常重要,否则你根本没有机会入围清北,但考到绝对的高分,又充满了不确定因素;高考分数不是唯一重要,仅仅有高分还不够,因为清北等在自主选拔时,其难度会远远超过高考。”张涛涛表示,随着高考难度的整体降低,越来越多的非“超级中学”,也有机会考取高分,也有机会入围清北强基,各种内外因素,都将会重构中学教育生态。

  “机会看起来更多了,但选择却更加困难了。”张涛涛认为,清北等名校并不会因为高考变容易而降低自身的选拔标准,对于中学而言,特别是有志于尖子生培养的中学而言,眼下最重要的不仅仅是如何考高分,同样也要思考如何在多元录取背景下,应对名校超纲、超常的校考选才需求。“好苗子的培养并非一朝一夕,建议中学从高一开始就着手应对。”

十博